老人与鳄鱼


在一个大森林里,有一条古老的河流,河中生活着一群鳄鱼。
河岸上住着老木和小木父子。老木常对小木说,河里的鳄鱼会吃人,千万别靠近那条河。
小木经常看到一些鳄鱼爬到岸上来晒太阳,它们看起来很迟钝,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地张大嘴巴,活像个弱智的大白痴;爸爸说,它们是伪装出来骗人的,它们捕食的时候,迅速像闪电般一样快。
一天,一头大腹偏偏的鳄鱼妈妈爬到岸上来产卵。它用脚挖了一个土坑,然后伏在坑上专心地产卵。鳄鱼妈妈在产卵的时候,对于入侵者没有反抗的能力,所以,鳄鱼爸爸在旁边守候着鳄鱼妈妈和未来的孩子们。
小木双手托着腮,小脑袋里开始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,他能和鳄鱼交上朋友吗?
鳄鱼妈妈产完卵后,用泥土把卵全部埋起来,然后压在上面。小木又开始幻想能和一条小鳄鱼一起长大,像好朋友一样相处。老木没有取笑他的儿子,必竟他也曾经年少过,他以前也幻想过和鳄鱼交朋友,可是,他还是提醒他千万别靠近那河里的鳄鱼。
这天傍晚,鳄鱼妈妈口渴,回到河里去喝水。它刚走开,一头尖嘴的尼罗巨蜥就鬼鬼崇崇地走到鳄鱼卵蛋的土坑旁。它最爱吃鳄鱼蛋和小鳄鱼了。现在,它已经闻到鳄鱼蛋那鲜美无比的香味了,口水成串地流出来。它用它那张天生就适合用来做贼的又硬又尖的长嘴巴把土挖开,呀!那么多的鳄鱼蛋,丰盛的晚餐!尼罗巨蜥大口大口地品尝可口的蛋黄。小木在远处看见了正在吃鳄鱼蛋的尼罗巨蜥,冲着它大吼大叫起来。他太小了,尼罗巨蜥根本就不把他放在眼里。它仍美美地吃它的晚餐。
小木的喊声没有吓走尼罗巨蜥,却引起了鳄鱼妈妈的注意。当它看到尼罗巨蜥正在吃它的还未出生的孩子时,怒火冲天,闪电般地冲过去要和它拼命。尼罗巨蜥吓得赶紧逃命,把刚叼到嘴里的最后一颗鳄鱼蛋丢落了。这颗鳄鱼蛋刚好滚到了小木的面前。
鳄鱼妈妈看着已经被尼罗巨蜥吃光的蛋,痛苦万分,它很后悔,不应该离开它的孩子那么久,只好把希望寄托到明年。这头粗心的鳄鱼妈妈回到了河里,它不知道把自己的一个孩子遗忘了。
善良的小木把这颗鳄鱼蛋带回家。老木帮助小木把鳄鱼蛋埋在家里灶火旁的土里,小木总是寸步为离地守着它。有时还学着鳄鱼妈妈的样子坐在土上孵蛋。
一个月后,一只可爱的小鳄鱼出世了。
小木给小鳄鱼起了一个名字:小鳄鱼。
小鳄鱼两岁了,还是小不点。
小鳄鱼已经足够大了,老木说,是该送它回自己家与亲人团聚的时候了。
小木把小鳄鱼抱起来向河边走去。到现在它才明白,那两个养了它几年的人不是它的爸爸妈妈。
小鳄鱼回头看看小木,恋恋不舍地游进水中,它想寻找它的爸爸妈妈。可是鳄鱼们对这个来历不明的新成员关不是很友好,不是给它白眼就是不给它好脸色看。
小鳄鱼找了好几天还是找不到自己的亲人,那些鳄鱼对它又一点都不友好,它很怀念小主人和老主人对自己的那份无微不致的关爱。小鳄鱼决定回去找小主人和老让人,他们是它的亲人。
小鳄鱼刚上了岸就遇到出来找午餐的尼罗巨蜥。
尼罗巨蜥说着就张开大口扑向小鳄鱼,一口把它的一只左眼咬瞎了,小鳄鱼惨叫一声,顿时鲜血直流。不远处,小木正好挑着一担柴走过,他听到了小鳄鱼的惨叫声,马上跑过来救它。小木挥动着柴刀扑上去和尼罗巨蜥博斗。尼罗巨蜥把小木按倒在地上,一口就咬去了他脸上的一团肉,连皮扯起来,然后美美地吞下去。小鳄鱼眼看着小主人它的好朋友遇难却动弹不得,帮不了什么忙,心痛万分,鲜血和泪水一齐涌流出来,把在前的那一片土染得火红火红。小木被一阵巨痛击得几乎要晕死过去,他用力挥动柴刀捅进了尼罗巨蜥的肚子里去。尼罗巨蜥赶紧丢下小木和小鳄鱼逃命。
小木把小鳄鱼背起来,艰难地一步步往家里走,一路上都流有鲜红鲜红的鲜血,是他的血也是小鳄鱼的血。回到家门口,小木第一句话就是说:“爸爸,快救救小鳄鱼``` ```”然后就倒下去了。
当小木醒过来时,老木正坐在床深深地看着他。小木紧张地问:“我们的小鳄鱼呢?”老木指指正在床的一个大木盆里躺着的小鳄鱼说:“在这呢。”小木低头看去,只见瞎了一只眼的小鳄鱼正用一只眼看着自己,轻轻地张开嘴发出丝丝声音,好像要对他说什么。小鳄鱼看着它的朋友小主人右脸上的那一块大大的伤疤,右眼悄悄地又流出一行泪水。老木和小木都看着它的泪水。良久,老木才对小木说:“儿子,看到了小鳄鱼的眼泪了吗?我们真的和它是朋友了。”小木点点头,对小鳄鱼说:“对,我们是一生的朋友。”
又过了几年。
老木得了重病,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最后看了一眼他的儿子和小鳄鱼之后,就慢慢地闭是了双眼。小木要翻过六座山去山那边的村庄投奔他的姑妈。他只能把小鳄鱼送回河中。
小鳄鱼看着小主人背上背的包袱,它明白这一次是真正的分离了。小木紧紧地搂着小鳄鱼说:“你已经长大了,不怕尼罗巨晰了,如果你再见到它一定要把它咬碎。以后,你要学会照顾你自己。我有个要求,我们是一生的朋友,我不忘记你,你也不能忘记我,一定不要忘记我。多年以后如果我们再相见,你一定要认出是我,我们是一生的朋友,你要答应我。你好好看着我的脸,把我永远留在你的脑海中,到死都不可以忘记。我会回来看你的,也许是十年,也许是三十年,也许到我们都到了年老的时候,你一定要等到我回来,不见到我你不可以死去,我也不可以死去,我们现在就约好了。所以我们都必须好好地活着,就算你为了我,我为了你。好吗?勇敢地去面对新生活,我相信你,你一定是最好的那条鳄鱼。”
小鳄鱼深深的凝视着它的朋友的脸,把这张有着一个大伤疤的脸深深刻在它的脑海中。
小木猛地转身走了,他越走越快。小鳄鱼一步步地从水中爬上岸来,一直目送着他远走的背影。朋友已经走远了,背影成了一点点,小鳄鱼还一直目送。朋友走远了,消失在远处的那片山林中,小鳄鱼还一直在目送。一直到夕阳西下了,夜幕降临了,飞鸟归巢了,圆月出来了,一直到天明了,小鳄鱼依然在目送,不,是在等候。才刚刚分别就开始等待归期。小鳄鱼深信它的朋友一定会突然来,它从早到晚都一直在分别的路口上向着朋友走远的那个方向遥望,耐心地守候。
一天又一天过去了。小鳄鱼自己也数不清它迎来了多少个清晨,送走了多少个黄昏。它终于相信它的朋友要很久很久以后才会回来了。
 
小主人走后,小鳄鱼孤独地回到水里去,它这个没有爸爸妈妈的孩子理所当然要受到鳄鱼群的欺负,谁都看不起它,谁都可以任意嘲笑它。
 小鳄鱼不放弃任何一次锻炼胆量和勇气的机会。小鳄鱼坐上了首领的宝座,它成为这条河流自有鳄鱼以来最年轻的一位首领。
     20年过去了,小鳄鱼成为一条强壮无比的中年鳄鱼。小木也已经30多岁了;是一个健壮的大男人。他的妻子是姑妈那个村子的一个勤劳的姑娘,她为小木生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,个个都像他们种在田里的土豆一样,滚圆而壮实。
     这年春天,村子里的人突然染上了一种怪病。每个染上病的人都在五天内死去。由于木桥在40年前被洪水冲断了,唯一可以出山的那一段浅水河中又有鳄鱼守着,他们无法出山。找不到医生,没有药吃,只要染上病的都必死无疑。小木的妻子和两个女儿也先后死去,他的儿子也开始出现征兆。小木决定背着儿子出山求医治儿子的病。出山就得从那条爸爸从小就叮嘱他不要靠近的河段过河,那就是惟一的路。  
     小木背着儿子朝河水走去。闻到人肉味的鳄鱼们都张大嘴等着,小木下意识地看着河中的鳄鱼,想从中找出多年以前的朋友小鳄鱼。可是他却找不到它的影子了。也许爸爸说得对,动物就是动物,一旦回到河里就恢复了凶残本性,它不会再记得他们了,如果现在下河,说不定它也已经张开大嘴等着吃他的肉呢。
     小鳄鱼其实就在河中,现在,它已经认不出小木了。现在它正守在最好的位置上,等着岸上的人下河。
     小木在岸边上试着来回跑了几次,终于决定过河生死就是一瞬间的事。
     小木在开始飞跑前,把早已准备好的几包东西往河里一抛,那些鳄鱼都扑上去抢那些东西。小木趁鳄鱼们的注意力分散之机,像箭一般的射出去。就在小木还差两步路的时候、鳄鱼闪电般地从对岸的水中浮出来,一口把小木的脚咬住,用力往水里拖。小木情急之中把儿子用力往岸上一抛,儿子把刀子抛给他:“爸爸,用刀捅它的眼睛。”儿子的话一下子提醒了小木,小木举刀要刺向小鳄鱼的眼睛时,突然像被电击中了一样,刀子就定格在小鳄鱼的眼前。小木看到这条鳄鱼的左眼是瞎的,这不就是小鳄鱼吗?小木忍着剧痛轻轻地呼唤它的名字:“小鳄鱼,小鳄鱼,是你吗?我的朋友,真的是你吗?”小木的呼唤把小鳄鱼已经尘封多年的记忆唤醒了。小鳄鱼看到小木脸上的那块伤疤了,记忆一下子就把它拖回到从前的那个分别的时候。呀,是他,是他了。我的朋友,他终于回来了。小鳄鱼松开口,把小木的脚吐出来。鲜血流出来,把河水染红一片。曾经日也盼夜也等的亲人终于回来了,却没想到会是在自己大口的利牙下相见,还差点就把曾经舍命救过自己的朋友吞进肚里。小鳄鱼心痛如刀绞。
     小鳄鱼轻轻地用长长的嘴碰碰小木的脸,一行泪水就流了出来。   
  小木上了岸,用衣服把脚包扎起来,大声对小鳄鱼说:“小鳄鱼,我一定会回来看你,你一定要等我回来。就像我们以前约定的一样。”小木说完就背着他的儿子飞快地往山外奔去。
     小鳄鱼慢慢地爬上岸去,深情地往它的朋友走远的方向眺望。走远了,走远了……,他们父子俩消失在那片绿色的林木之中。曾经有过一次分别,等了20多年才得以相见,可是,现在刚刚相见却又是一次匆忙的分别。这次分别,何时能相见呢?一个20多年,还是两个20多年?或者是说不清的若干年!!
     小鳄鱼一直在眺望。它想它大概可以活到80岁。现在已经30多岁了。还可以等40多年。40多年,是一个多么漫长的岁月呀!
     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。40年过去了,岁月就像这片森林的这条流水一样,悄然流逝。   
     在河岸边上,有一条已经老迈不堪的独眼老鳄鱼静静地趴在通往山外的小路中央,出神地往小路的那一头眺望。
     它已经得了重病了,奄奄一息,生命就像一豆昏弱的灯火,在风的吹摇下,时明时灭。它不停地对自己说,我不能把眼闭上,哪怕是轻轻地闭上一小下也不行,我必须睁着眼看着,一直看到我朋友的到来,我曾经答应过他,一定要等到他回来。他不回来,我就不能死去……
     终于有一天,小路的那一头来了四个人。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拄着拐杖的白发老人,后面跟着一个提着药箱的中年男人和一个穿着裙子的中年妇女。走在后面的是一个背着相机的年轻少女。老鳄鱼直了直腰,眼睛突然一点点地亮起来,努力地想移动身子向前爬两步。老人看到老鳄鱼时,把拐杖扔了,快步走到老鳄鱼面前,流着泪水哽咽地说:“小鳄鱼,是你吗?我的小鳄鱼。我是小木,我回来了,你一直在这里等我吗?”
     老人蹲下来搂住老鳄鱼,用他那已经苍老的双手轻轻地抚摸着老鳄鱼的脸。老鳄鱼看着老人,用嘴轻轻地碰碰他脸上那块伤疤,轻轻地发出一点点微弱的声音。老人含泪笑着说:“你是不是问我还疼吗?不疼?”老鳄鱼又用嘴碰碰老人的脚,那是曾经被它咬伤过的脚。它吃力地想发出点声音。老人站起来让它看:“没事,只是出了一点血,早就好了,你不用担心。”老人指着身边的他们对老鳄鱼说:“小鳄鱼,这个是我的儿子,就是我背过河的那人。幸亏出去得及时,他的病治好了,后来他考上了大学,现在是一位外科医生。这个是我的儿媳妇,是个教师。这个是我的孙女,上中学了。我们都回来看你了。”老鳄鱼看着他们,轻轻地好像微笑起来,然后头就慢慢地垂下去。老人赶紧抱住它:“你怎么了?我特地叫儿子带来药品,可以帮你治病的。”老鳄鱼把脸埋在老人的怀里,一行泪水长长地滑下来,然后慢慢地闭上了双眼。在它的脸上还带着微微的笑容。
     老鳄鱼的泪是感人的,老鳄鱼的微笑又是最美丽的。
     老人的儿子轻轻翻动刚刚死去的老鳄鱼,猛然发现老鳄鱼的肚子早已腐烂,肠子和泥巴结在一起早已坏死。老人的儿子从它的胃里,找出了一大堆还没消化的草根、枝叶、沙石甚至是泥土。老人看看老鳄鱼身边凹下去的那些土坑,和一些好像被咀嚼过的草根枝叶,他明白了,它老得走不动了,就一直吃这些来维持生命,直等到他回来才闭上双眼。老人的儿子说:“这真是一个奇迹,它的肠子早在几年前就坏死了,也就是说它的肚子早在几年前就烂坏了,可是它居然能活到现在。”
     老人轻轻地说:“因为它答应过等我回来……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